特色

苏州殡仪殡葬一条龙

本公司以丧主至上,服务**为宗旨。提供各档次寿衣、骨灰盒。火化车、花篮车,大客车、商务车、骨灰下葬车。代办各个殡仪馆火化及骨灰存取业务、另备有鲜花、冰棺、灵棚、纸活、五七纸扎。遗体美容 化妆 冷藏、长途运尸。布置灵堂、念经、花圏等丧葬用品齐全。提供24小时丧事一条龙服务!

苏州殡葬
苏州殡葬

主营范围:
A、墓地
1.免费提供选墓咨询服务及代办购墓优惠业务;
2.购墓后我们免费协助您完成取骨灰盒下葬等一切事宜;
3.帮助您为故去的亲人选择一个环境优美、风水极佳的“人生后花园”,让人世间的爱情44.亲情和友情在这里延续!
B、殡葬用品(用品齐全、价格优惠)
C、殡葬服务(殡葬白事一条龙全方位服务,团队专业、服务周到)

苏州殡葬
苏州殡葬

本中心提供24小时的白事一条龙服务,
1.环保葬(植树葬,草坪葬)
2.碑葬(双人墓,家族墓,艺术墓)
3.壁葬(寺院,祠堂)
4.海葬(数量有限)
5.专业起坟

苏州殡葬
苏州殡葬

服务承诺: 以人为本,诚信服务原则,全方位提供殡葬礼仪服务;
服务宗旨: 以便百姓、利百姓、为百姓,节约薄利为宗旨;
工作内容: 受理登记,咨询服务和丧葬用品等全套服务;
收费标准: 全市较高标准服务、全市较低的服务价格。

寿衣不用斜纹布,寿枕不能过高

寿衣不用斜纹布,寿枕不能过高,汉中勉县传统葬俗——入殓。勉县入殓习俗,讲究比较多,稍有不慎就容易犯忌讳。因此当地人逝者入殓时,需要在年老人或专业人士的指导下进行,接下来小编给大家盘点一下,汉中勉县入殓葬俗。

其一、饭含:汉中勉县给逝者入殓时,要在其口中塞一小块馍,寓意逝者是吃饱了的鬼而不是饿死鬼。如果逝者因患食道癌去世,还要用一个鸡蛋清把其嘴巴封上,以避臭气。

其二、寿衣材料:死人的寿衣不能是带毛的衣服,诸如羊毛、狗毛及其他动物类皮毛制作的衣服。按当地久俗,逝者穿了带毛的衣服,后辈人不发。还有一种说法,说逝者穿带毛的衣服,来世会转世为带毛的动物。

其三、逝者不能穿斜纹布料的衣服,如果寿衣为斜纹衣服,往往预示着后辈人会走上邪路。

其四、逝者不能穿缎子衣服,因“缎子”与“断子”谐音,引申为断子绝孙的意思。

其五、穿衣的件数必须是单数,诸如五件、七件、九件、十一件之内的衣服等,即使是富贵人家,也不能穿十三件衣服,民间认为,逝者穿十三件衣服不吉利,因为一年只有十二个月,而十三个月则多了一个月,如果穿十三件寿衣,则会被认为家中还要死一个人。

其六、死者的枕头不能太高,据传枕头高了,可以看见路上的行人,这样死者会问候的,被问候的人会生病的。

其七、要割断停尸时拴在双脚上的线绳,入殓以后,要用红布把棺材口全部封上,只在死人的头部剪一个口子。在最后盖上棺盖的时候,死者手上两个在去西天路上打狗用的馒头,需取出扔在门外。

其八、棺材的盖子还需留上一个口子,这是为了方便孝子和亲朋好友们在临出殡前,瞻仰死者遗容,直到出殡时这个口子才能封闭。

最后、如果死者死于家门之外,入殓时必须在屋外,用篷布遮住棺材,以免死者“见天”。

发灵时,棺材上面要搭一床红被子(辟邪),绑一只红公鸡(为逝者指引阴世的路)。

农村传闻:入殓

入殓指的是人死后装入棺中 ,也称谓之“大殓”,有些地方称之为“入殓”。入殓在农村算是大师,都会找白事执宾,丝毫不容差错。

旧时人死后 ,寿衣穿戴齐整 ,待阴阳先生、探丧者走后 ,亲属用被单将死者的脸盖上 ,这便是小殓 。小殓完毕 ,一般是死者亡故三天以后 ,在阴阳先生挑选好的时辰入殓 。入殓前 ,死者的儿女按长幼次序排列成行,为死者净面 。一般用棉球在脸盆里象征性地蘸一下,再在死者脸上虚晃几下 ,同时喊道“爹(或娘) ,给你净面啦!”净面之后,需请最近的亲友瞻仰遗容 ,向遗体告别 。如果死者是女的 ,一定要有娘家人在场 ,有的地方得不到老舅的首肯不能入殓 。

抬尸入棺时 ,都是孝子抬头 ,别人或抬手足 ,或抬腰腿。有的地方犯属相的人不能做此事。一般是正四七十月,忌虎猴蛇猪;二五八冬 ,忌鼠马兔雉;三六九腊,忌龙狗牛羊 ,但孝子不计犯相之嫌。将死人放入棺材后 ,再将其在世时喜爱的古玩、珠宝、玉器、书画、衣物等东西放入棺内 ,但不许放皮衣 ,怕死者来世脱胎为兽类 。其后要钉棺盖 ,山东等地要用七根钉子钉住 。随后在棺材前烧纸、点灯、上供、痛哭,大殓才算告成 。

我的爷爷,是一名乡村“入殓师”

我爷爷名叫程德海,今年79岁,他是我们村庄目前唯一的入殓师,他从1980年开始,就从事这方面的工作,屈指算来,已经有着42年的工作经验,当然,爷爷不像殡仪馆的那些“入殓师”那样,受过专业的训练,而爷爷则完全是凭着自己的经验,来完成逝者的入殓工作。

说起我爷爷的名字,村里的大人小孩都知道,因为,只要村里有人离开这个世界,就会有爷爷的身影出现。

乡村入殓师,在很多人眼中,是一个颇具神秘色彩的行当,给人的感觉是严肃、沉重、高冷,甚至有些恐怖的工作。但在生活中,爷爷却是一个热情洋溢的人,他特别喜欢孩子,平时给乡邻们干活,从来不偷奸耍滑,故而深受大家的喜爱。

其实,爷爷做“入殓师”,纯属偶然。那是1980年3月,本家的三爷爷,因为误食毒蘑菇身亡,因为事发比较突然,当时村里那位年长的入殓师,去安徽砀山那边走亲戚,于是,一向勤快的爷爷被人仓促中推荐上位。

殊不知,这一做竟然成了他后半生的职业。

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,村庄里有人寿终正寝,逝者的家属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里跑来叫爷爷,有时是在夜间,有时是在上午,有时是在田间干活时,有时是在赶集的途中,爷爷的任务就是帮忙给去世的人“穿寿衣”。

有一年的五月,我出于好奇,曾尾随着爷爷亲临过现场一次。

当时爷爷操作的大致流程是这样的:他到那里后,先让逝者的亲人把老人要穿的寿衣和内衣拿过来,放在一边。爷爷这时,会用剪刀剪开逝者的秋衣,然后,用事先准备好的温水,用毛巾仔细地擦拭。

待一切就绪之后,爷爷会将逝者的遗体,自然地放好,然后,爷爷给逝者穿好贴身的衣服和寿衣,再招呼前来帮忙的人,一起把遗体抬到堂屋当门的灵床上。然后,再在特定的时间放入棺木中。

同时,爷爷也会交代逝者的子孙如何守灵、如何料理各种事情,这样,为逝者的入殓才算告一段落。

在面对生命的消逝时,逝者家人和亲朋的哭泣声总是不绝于耳,而第一个让人节哀的总是爷爷。不仅仅是他的声音具有一种震慑性的威力,让人们都信服于他,更重要的是他的声音有种特别的力量,即让人浮躁不安的心情能迅速安静下来。

对很多人而言,接触死者是件很晦气的事情,人们尽量敬而远之。除了触摸死者的遗体之外,海要忙活好几个小时,但爷爷却不这样认为,他说,不管一个人再伟大,在生命的终点,他都要和入殓师相遇。

在农村,做入殓师,完全是义务劳动,没有任何报酬的,有些讲究的人家,会在葬礼结束之后,给爷爷送来几包烟或两瓶酒。

听爷爷说,做一个乡村入殓师,完全比想象中的难度要大的多,尤其是遇到特俗情况时,有些尸体让人看了三天都吃不下饭去。

那是1997年的暑假,我们村西头的一位大爷爷在河里洗澡时,被杂草缠绕,不慎淹死,为此,村里人组织多人打捞,都徒劳无功。

大概是第四天的早上,一个放羊的人看到了大爷爷漂在河面的遗体。当时尸体已经发臭,拉到家的时候,苍蝇乱飞,上面已经爬满了蛆虫。

村里人都捂着鼻子,远远地站着,就连大爷爷的孩子都不愿意靠近。这时爷爷让人买来十斤散装白酒,悉数倾洒在大爷爷的遗体上,然后,慢慢脱去了他的衣服,并洗净他身体上的污物。

由于尸体已经腐败,寿衣已经穿不上了,于是爷爷用一团团棉布,将大爷爷的 身体擦干,再用一床新薄棉被将大爷爷的遗体包裹起来,勉强放入了冰棺中。

如果不是爷爷在场,大爷爷的葬礼真的不知该如何收场,后来大奶奶只要谈起此事,就会忍不住地说:“那次多亏了德海兄弟,那真的是一辈子的恩情!”

爷爷听了,只是轻轻一笑。连连回应:“都是乡里乡亲的,应该的,应该的!”

还有一次入殓,让爷爷记忆犹新,2001年9月,村里一位大娘和老公吵架,结果他一气之下,喝下了剧毒农药,后来虽然被拉到医院洗胃,但最终还是没能救回一命。

爷爷得知大娘被拉回家的消息后,午饭也没来得及吃,他就赶忙跑到房间,换上鞋子后,急匆匆地往大娘家奔去,奶奶在后面说:“你跑那么快干啥,吃好饭再去也不晚啊。”但爷爷却充耳不闻,因为他觉得那就是自己的职责。

爷爷给大娘换衣服穿寿衣时,农药味弥漫着整个房间,尽管爷爷十分留心,但也弄得浑身都是血水,但他一点也不嫌弃,还是非常耐心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。

当爷爷回到家时,已是下午四点多了,他洗好换好衣服之后,就要领着我去邻村去换烧饼,奶奶看到后就对爷爷大声说:“你这刚碰过死人的手,不要摸我孙女,晦气!”

而爷爷却不生气,反而心平气和地对奶奶说:“你说,把一个人体面地送走,这渡人渡己的事,你说说到底哪里晦气?

此时的奶奶不再说话,拿起锄头,径直往田间去了。

爷爷作为入殓师,他对所有的逝者都是一视同仁,在2004年,村里一位“五保户”去世,他无儿无女,去世两天后才被人发现,爷爷觉得他可怜,让我奶奶给他买一套寿衣。

爷爷也是认认真真地给他穿好,妥善地完成了所有的流程,然后在村领导的安排下进行火化,葬礼一样也搞得比较隆重。

爷爷说,不管一个人在世的日子,生活轨迹如何,到了人生的终点,总得要报以善良的心,好好送他一程。

每个人都惧怕死亡,而每个人都会死亡。曾经多次给人入殓的爷爷,生命也在一天天走上人生的终点。如今,村里没有人因为爷爷这个拿不上桌面的职业,而轻视他,相反,谁家有事总会想到爷爷,甚至连家庭出现矛盾,也会让爷爷过去帮忙调停。

在爷爷人生的暮年,我默默为他祝福……

逝者穿戴入殓,需要戴帽子吗?

家有丧事,逝者戴不戴帽子,各地习俗不同。戴有戴的说法,不戴也有不戴的理由。我们结合丧礼规范文本的规定,讨论一下这问题,供大家参酌与评述。

1、秦汉之前,人头上没有帽子,头上有的叫冠

中国第一部字典叫《说文解字》,是东汉许慎编的。《说文解字》里没有“帽”字。但《说文解字》里有“冃”字,释义为:“小儿蛮夷头衣也。”“帽”字就是参照“冃”字造出的字。就是说,“帽”是后起字,秦汉之后才有,到楷书里才定型。

所以,中国古代,人是没有帽子的,即没有像现在这种款式的帽子。古人戴在头上的东西叫“冠”。但冠与帽子的差异很大。冠是标志人身份的,诸侯天子头上戴的叫“冕”,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头上戴的叫“弁”,一般庶民百姓没资格戴冠,所以叫黔首。中学课本就有贾谊的《过秦论》:“焚百家之言,以愚黔首。”黔是黑的意思,黔首就是一个一个没有戴冠的黑黑的头。

2、古人续发不剪发,头发很多很长,戴帽子是很麻烦的事情

我国古代,人是不剪发的,而是续发。《孝经》开宗明义第一章就有: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孝之始也。”将头发与孝道相关联。就是说,头发不是生活问题,而是社会层面的德化问题。这就大了。

但随着年龄增长,头发越来越长,需要处理。青少年时期,男孩将头发笼在头顶扎起来,叫“总角”,形状上小下大,像个“小”字,所以小男孩叫“小子”。女孩在头顶将头发左右两边各扎一角,形状像“丫”,所以女孩称为“丫头”。

成年以后,男子束发向上、加冠、用笄,标志成年;女子将头发笼于后脑,加笄,标志成年,可以婚配。《仪礼—士冠礼》就是专门讲加冠礼的。明清之前,冠礼是重要的礼仪制度。加冠是男人的专利,女人是不戴冠的。男子必须行“冠礼”之后,才能结婚,这是基本规定。

3、冠与帽子是根本不同的

古时候的“冠”都有一项基本功能,即固定头发。由于不剪发,头发很多很长,所以,古代人的冠都很大很长。后世讲“高帽子”,其实就是古时候的冠。因为“冠”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才有的,所以俗语中有“戴高帽子”的说法,恭维人的话。

古典社会条件下,不管男人女人,都用笄。笄是束发用的,就是固定头发用的,有木质的、竹质的、金属质的。女人用笄叫簪,男人用笄叫弱。所以,男人二十束发叫弱冠,女人十五束发叫及笄。

皇上头上戴的是皇冠,娘娘头上戴的是凤冠,官老爷头上戴的是乌纱,当兵的头上戴的是盔,一般老百姓头上戴的是头巾。

凤冠

4、规范丧礼是没有帽子的,即逝者不戴冠

《仪礼-士丧礼》有:“鬠笄用桑,长四寸,中。” 鬠即髺,束发的意思。郑玄注说:“桑之为言,丧也。用为笄,取其名也。长四寸,不冠故也。笄之中央以安发。” 贾公彦疏讲:“云‘长四寸,不冠故也’者,凡笄有二种:一是安发之笄,男子、妇人俱有,即此笄是也;一是为冠笄、皮弁笄、爵弁笄,唯男子有而妇人无也。此二笄皆长,不唯四寸而已。今此笄四寸者,仅取人髻而已,以其男子不冠,冠则笄长矣。此注及下注知逝者不冠者,下记云:‘其母之丧,鬠无笄。’注云:‘无笄,犹丈夫之不冠也。’以此言之,生时男子冠,妇人笄。今死妇人不笄,则知男子亦不冠也。”

就是说,丧礼规范文本《仪礼》明确规定,对逝者穿戴入殓不用冠。

归结一下:冠就是帽子。丧事从古,所以逝者不戴帽子。

推进文明殡葬 需要加强执法监督

近期,移风易俗、文明殡葬的话题,成为街头巷尾市民群众热议的话题。对于如何推进移风易俗,转变市民观念,昨日,记者受邀参加城厢街道湘湖社区组织召开的推进文明殡葬座谈会。会上,数十位居民代表积极为推进文明殡葬献计献策。

  不少居民表示,如今的丧葬习惯,敲敲打打,噪声污染严重。“每次社区里面有老人过世,敲敲打打,喇叭声一阵高过一阵,好几个晚上别想睡觉。”吴大伯说。不仅如此,高额的殡葬花费已经成为居民们的负担。据湘湖社区党总支书记孙革命介绍,湘湖社区现有原住户2540户,据不完全统计,按照如今的丧事标准来看,社区内白馆一年办理白事280场,一年办白事总花费2000万元。其中,光焚烧丧葬用品就要花费200万元。折算至一户人家,办一场白事将近15万元。高昂的丧葬费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,已然成为负担。“如今殡葬规模也搞攀比,风风光光、热热闹闹才能够代表子女的孝顺,不办丧事就是不孝。”何大伯说。

  座谈会上,居民代表们希望尽快改变这一现象。大家认为,推进文明殡葬,必须要有政府有关部门强有力的执法保障作为支撑,要加强对高音喇叭、随意燃放烟花爆竹等行为的整治,要健全白馆的使用规章流程,切实加强对殡葬服务尤其是殡葬“一条龙”服务企业的监管力度,整顿殡葬用品市场,下力气打击“假僧假道”。

  居民们表示,要积极宣传厚养薄葬的理念,杜绝大操大办、铺张浪费。湘湖社区制定楼道公约,对于简单处理丧事的居民予以一定的支持和鼓励。“我们希望通过这一方式,能够让居民进行文明殡葬,用鲜花、植树来代替繁琐的丧葬陋习。”孙革命说。

  推进移风易俗、文明殡葬工作,需要各级各部门的努力,需要加大刚性执法力度,也离不开社会各阶层的理解和支持。让我们在老人生前多尽孝,多一些生前关爱,少一些逝后遗憾,让厚养薄葬成为社会新风尚。

苏州市吴江区民政局关于婚事缓办、丧事简办的倡议书

全区广大市民朋友:

当前是防控新型冠状病毒的关键阶段,为减少人群聚集,避免交叉传染,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,现就婚事缓办、婚姻登记缓办、丧事简办等事宜提出如下倡议:

一、倡导婚事缓办

缓办婚礼仪式,防止人员集中发生交叉传染。确实无法缓办的婚礼,要简化程序,严格控制参加人员数量,同时务必做好带口罩、通风、消毒等防疫措施,发现疫情要及时报告。

二、倡导婚姻登记缓办

缓办婚姻登记,减少疫情期间人员聚集,避免在2月14日等一些特殊的日子扎堆进行婚姻登记。确实需要办理婚姻登记的新人,请提前与吴江区婚姻登记处(电话:63160368)联系进行预约,避开人多时间,并做好个人防护,务必带好口罩。

三、倡导丧事简办

在疫情防控期间,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,不集中开展悼念活动,不开展祭扫活动。举办丧事活动的,要及时向所在村(社区)报备,控制参加人员规模,减少近距离接触人群时间。到殡仪馆火化时,严格控制参加人员数量,送葬人员应为直系亲属,总人数控制在10人以内,务必带好口罩、勤洗手,做好自身防护。

各区镇(街道)、各单位要做好所辖范围内群众(职工)红白事排查和监督,各村(社区)、红白理事会等群众自治组织要加强对群众的宣传教育和引导,督促事主喜事缓办、丧事简办。

祝全区广大市民朋友身体健康!

苏州市吴江区民政局

2020年2月1日

绿色殡葬,怎么破解“点赞易、践行难”

绿色殡葬,怎么破解“点赞易、践行难”

葬我高山兮,望我太湖,这是一种姑苏传统的殡葬观,也形成了姑苏特征的山陵文明。可是,许多墓葬究竟占用了有限的山陵资源,怎么推陈出新成了一个紧迫的年代话题。

本年清明节前,姑苏区双塔大街网师巷社区约请100位居民,展开了一个关于绿色殡葬的微查询。查询结果显现,遭到“入土为安”等传统思维的影响,许多年纪大的居民仍是不太能承受绿色殡葬方法。

4月5日是清明节,记者在走访中发现,各地公墓、山陵文明片区正在立异草坪葬、树葬、花坛葬、晶石葬、骨灰堂等效劳,深化发掘阐释清明节包含的生命文明,培养现代殡葬新理念新风尚,在互联网年代弘扬尊重生命、孝老敬亲、厚养薄葬等思维。

先试者案例:爸爸妈妈携手化青松

4月5日上午9时30分,在新民公墓青松苍苍的树葬区内,姑苏区双塔大街网师巷社区居民沈鸿和老公一周内第二次来到这儿,这对年过半百的配偶朗诵祭文,自带的音乐播放器里正传出《鸿雁》的歌声,边上肃立着女儿和外孙女。

到了正午吃饭时,天空开端下雨,正可谓清明时节雨纷繁。沈鸿触景生情,她即兴写了一首诗:清明时节三代人,携手祭扫吾前辈;欲问为何心忠诚,吃水不忘挖井人!

沈鸿说,父亲1991年过世,1994年她从《姑苏日报》看到一则姑苏市民政局安排第二批树葬的音讯,回家与母亲商议后,为父亲举办了树葬。上一年底,沈鸿的母亲也逝世了。本年清明前夕,沈鸿为爸爸妈妈举办合葬典礼。石碑上除了爸爸妈妈的名字,还刻有“天堂再续电波缘、鸿雁传书铭恩惠”两行描红文字。

为什么规划这个碑铭?沈鸿讲了一段故事。她的母亲在1952年初中结业后,参军入伍在长春中央军委机要学校学习,和父亲在部队里知道并结婚,转业后爸爸妈妈分配在中共中央办公厅作业,为了留念他们为党中央传递情报的作业,父亲特意为姐妹俩起名为“鸿雁”。现在,劳累终身的母亲已与父亲相会,携手化作青松!

逝世不是终点。许多朋友了解到沈鸿爸爸妈妈亲的故过后纷繁点赞:“树葬很好,值得发起!”

社区微查询:近四成居民承受“骨灰入堂”

点赞简单,挑选却难,践行更是检测。

本年清明节前,姑苏区双塔大街网师巷社区约请100位居民,展开了一个关于绿色殡葬的微查询。参与查询的居民年纪最小的22岁,最大的92岁。

关于政府近年来倡议的公益性骨灰堂,居民们大多数不了解。其间,知道姑苏市建有公益性骨灰堂的居民为37人,不知道的有63人;了解公益性骨灰堂效劳内容的居民仅为7人,还有93位居民表明完全不了解;关于“自己过世后,是挑选土葬,仍是挑选进公益性骨灰堂”这个问题,有62位居民挑选了土葬,38位居民挑选了“骨灰入堂”。

双塔大街网师巷社区党委书记陆金余表明,经过这次微查询,不难发现,公益性骨灰堂作为一种新式绿色殡葬方式,少花钱、少占地、少耗资源、少污染,是一项利国利民的行动。“跟着人们观念的改动,现在树葬、海葬等绿色殡葬方式现已逐渐开端被居民承受,这是一个好的开端,信任经过各种宣扬和推广,往后会有更多的人承受绿色殡葬方式。”

堵点在哪儿:传统观念与种种顾忌影响挑选

每年清明节前,竹辉社区72岁的刘好婆都要带着子女去新民公墓为自己的爸爸妈妈、公婆上坟。可是,上一年清明上坟时,子女提出要为她买一块墓地,却被她拒绝了。她说:“我会写好遗言,我要挑选海葬或树葬,节省土地资源,节省经济开支,这很有意义。”她的这一想法现已得到了老伴的支撑。

同住竹辉社区的任阿爹本年88岁,他也支撑政府的骨灰堂安葬等绿色殡葬方式。2008年,任阿爹被查出患上了胃癌,并承受了手术医治。2009年,他作出了“遗体捐赠”的决定,并办理了捐遗手续。他对子女说,往后,只需有真爱情,不用拘泥于上坟的方式,一个人逝世后,骨灰还要占用一两平方米的土地,是对资源的侵吞。

但是,也有一些居民固守传统观念,不承受绿色殡葬。

家住潼泾二社区的翁伯伯,本年65岁,是个传统观念较强的姑苏白叟。过世后是土葬,仍是进骨灰堂?关于这个问题,他毫不犹豫地挑选了土葬。他以为“入土为安”是中国人根深柢固的传统思维,有块墓地、竖个石碑,才有个寄予哀思的当地。关于相同有着“入土为安”方式的树葬,翁伯伯表明:“尽管更为节省土地,但不大承受。如果土地征用,树被挖走了呢?”

怎样推变革:方针引导和理念宣扬两方面都要发力

在新麓公墓,记者看到一排排柏树下,盛开的小花和绿草掩映着块块石碑。墓区客服负责人王婧向记者介绍:“草坪葬是指把骨灰埋在土里,上面铺满青草,石碑选用卧放的方式。”此外,该墓区还有树葬、花坛葬、晶石葬、骨灰堂等生态安葬区域。

近年来,墓地资源日趋紧缺已是不争现实。与传统墓葬方法相比较,一幢骨灰堂可节省土地近300亩。为进一步节省土地资源、优化生态环境,2012年,姑苏市区推广绿色殡葬作业实施办法,自当年10月1日起,姑苏市区户籍居民挑选海葬、树葬、可降解骨灰盒葬处置骨灰的,每份骨灰补助2000元,挑选花坛葬、壁葬处置骨灰的,每份骨灰补助1000元。

本年1月10日,民政部等16个部分拟定了《关于进一步推动殡葬变革促进殡葬工作展开的辅导定见》,其间一项方针是:到2020年,骨灰格位寄存、树葬、海葬等节地生态安葬份额达到50%以上。

对此,姑苏市殡葬工作管理所负责人徐荣林以为,新年代推动殡葬变革,鼓舞绿色殡葬,推动骨灰安置由“入土为安”向“入堂寄存”改变,需要进一步坚持方针导向,党员干部带头,活跃宣扬绿色殡葬理念,争夺群众心理认同。在此基础上,活跃安排展开各类绿色殡葬公益活动,在全社会大力营建推动殡葬变革的空气。

一个县一年“埋”两个亿,扶贫增收变“棺材本”

一个县一年“埋”两个亿,扶贫增收变“棺材本”
脱贫攻坚中的“刺眼”事!举债办凶事,一个县一年竟能“埋”2个亿!

有的白叟舍不得吃穿、舍不得看病,把养老钱变成棺材本;有的贫穷大众举债办凶事,要五六年才干还清;有的生前修坟制棺、厚葬“局面”不断花样翻新……

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,部分贫穷乡村的厚葬旧习在丧葬工业链推波助澜下,成为大众不胜接受之重,在脱贫攻坚进程中显得格外刺眼。

“惧怕他人笑话,咬着牙都要好好办”

多年来,各地针对丧葬陋习继续发力,殡葬新风已为大大都大众接受。

但是,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,大办凶事、重葬厚葬的现象在一些区域依然存在,部分贫穷家庭、白叟为之所累,把辛苦钱、养老钱很多投在“后事”上。

   “外出打工十分困难赚点钱,却耗在丧葬上面。”

在乌蒙山会集连片特困带,不少基层干部反映,当地丧葬典礼比从前更繁复、更盛大。

某贫穷乡民政所所长算了笔账:出殡前逝者的儿女需要买猪、买牛羊,大都要杀牛,一头牛的市场价格挨近1万元。一起要花4000元至5000元,请专业的“把式队”跳“把式舞”,请“先生”去“赶地”。

“不包括选墓地,光各种典礼的费用就挨近2万元。”

一些贫穷大众借债办凶事,多的要五六年才干还清债。

部分贫穷家庭以为,借钱也要就事,不办大、不办妥,亲朋好友面前都说不曩昔,惧怕他人笑话,咬着牙都要好好办。特别是一些贫穷白叟,平常舍不得吃穿,身体不舒服也不去医院,把辛苦攒下的钱变成“棺材本”。

在东部某村,20多名依然健在的白叟早已修好坟墓、置办了棺材,有的白叟50来岁就开端为自己准备后事。该村党支部书记说,一些白叟和子女分居过日子,收入来历原本就少,平常节衣缩食,只为了在有生之年提早把“后事”准备好。

   丧葬工业一条龙:“想都想不到的一整套物事”

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,当前丧葬陋习日益出现“工业化”特征,衍生出一条齐备的“工业链”。

一名村红白理事会会长说,丧葬陋习现在在“更新换代”。从前乡民挑选的墓地多在自家祖坟邻近,现在有人肯花数千元乃至上万元购买风水阴宅。

墓穴也从曩昔的土质结构提升到砖混结构,更考究一些的,还要贴上大理石,材料费加上人工费,要三四千元到上万元。制备棺材至少用梧桐木,好一些的用黑松、香椿木。

在东部一些县区,凶事燃烧的“纸货”,从前些年的几个花圈,开展到现在大众口中“想都想不到的一整套物事”:锅碗瓢盆灶台煤气罐样样都不少,高楼、花园以及冰箱、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,轿车、电视、手机都要内置模型电池。大略预算,一套“纸货”制备齐全要四五千元。

   “典礼越来越多,越来越繁琐,糟蹋天然越来越严峻。”

西南某乡民政所所长说,当地大众治丧时有请舞队跳舞的风俗,有的一场下来花费超越5000元。

“越是有名的舞队价格越高。”

近年来当地又开端盛行“车打音炮”,宗族在丧葬典礼上请空气礼炮车,宣布的声响比传统鞭炮声愈加嘹亮。

丧葬工业链背面的账本令人吃惊。中部某县依据当地的丧葬开销核算发现,仅缔造传统的瓷砖土葬坟墓改为骨灰公墓安葬一项,花费就可由本来的两万元左右减少到3000元,加上无需请风水先生、土工、吹手等,无需支付入棺典礼、铺排灵堂等费用,人均安葬花费可节约4万元左右。

东部某县县委书记预算,全县每年过世白叟约8000人,按均匀每人凶事花费2.5万元核算,全县每年在这一项上要花费2亿元。

   厚养礼葬、凶事简办应成为方向

当前,大众分明不胜重负,却被丧葬风俗威胁。西南某地着力推进殡葬变革,一些干部入户做作业时却遭受为难一幕:一些大众当场下跪,“恳请”答应他们好好办凶事。

一些殡葬从业人士以为,殡葬变革关键在于有用破除心思旧习。

“绝大大都乡民想节俭办丧,但又忧虑背面被戳脊梁骨说不孝顺。”

中部某村红白理事会会长说。也因乡村长时间遗留下来的丧葬与宗族运势相关的认知,不少乡民虽不想连续这种殡葬怪相,却不敢揭露对立。

丧葬陋习看似是一家一户的“小事”,背面却是乡风文明。厚养礼葬、凶事简办应成为乡村殡葬的方向。

现在,山东、江西、云南等地推进殡葬推陈出新动作频频。江西和山东等地出台乡村推进推陈出新,促进乡风文明等举动计划和变革行动。

在江西大余,“风水先生”变成乡风文明理事会成员, “屋边坟”“路旁边坟”不见了,纸钱污染少了,噪声扰民消失了,心境也更好了。

苏州市殡葬一条龙服务

苏州市殡葬一条龙服务中心成立于2001年7月,经苏州市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注册,经苏州市民政局批准成立的苏州专业化殡葬服务单位,也是苏州市殡葬行业协会会员单位。
本中心服务内容:出售花圈寿衣;骨灰盒,纸扎用品;品种齐全。办理丧事一条龙,使丧户安心放心。

代为理发;修面;穿着;化妆。免费设置灵堂,联系火花事宜,租借冰棺;出售卫生棺,扩放照片;烧制瓷照,办理国营公墓,汽车免费接送,联系和尚道士;超渡亡灵。
日夜服务,送货上门。 想您所想,服务周到。苏州市区范围内半小时内到达服务地点。天堂之路 我们来护航!